IE expo China  2021亚洲旗舰环保展
中国环博会   上海环博会、成都环博会、广州环博会
2021年第二十二届上海环博会
2021年第七届中国环博会广州展
2021第三届中国环博会成都展

(展会信息网)

锦江环境混改之后,流化床难题是如何解决的?

1

锦江环境混改之后,流化床难题是如何解决的?

编者按:

这可能是浙江省最大的国企和浙江省最大的民企之间的联合。
2019年6月,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能集团”)通过旗下公司收购了中国锦江环境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锦江环境”)29.79%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控股股东。
收购后,锦江环境更名成了浙能锦江环境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浙能锦江”),技术路线也从单纯的流化床变成了“流化床技术和炉排炉技术的整合提升者”。
锦江环境为啥要混改?混改后,为啥又要改变原有的技术路线?入股之后,新股东浙能集团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疑虑和困惑?
从12日24日开始,《环保圈》特别推出系列策划——混改之后,希望观察混改给环保行业带来的改变。今天,我们就为大家带来锦江环境混改的后续观察。



相关链接:
环保20强只剩2家民企!混改之后,“他们”过得怎么样?
雪浪环境混改31天:大单签了,授信多了,高质押警报解除了
上半年利润同比增长311%!碧水源“王者归来”了吗?
国资入股后,清新环境“回血”为何如此短暂?

01

“人家五六百万吨的上网电量比我们一千万吨的还多”



并购实施后,韦东良经历了“从收购实施者到经营管理者”的心路历程。

微信图片_20210113102650.jpg

韦东良是浙能锦江的现任董事长。2019年6月,浙能集团通过旗下公司收购锦江环境29.79%股权,成为第一大控股股东。8月21日,股权交割完成。9月26日,韦东良走马上任,成为了公司的新董事长。
在此之前,韦东良拥有超过20年的能源行业企业领导和高级管理经验,先后担任过浙江浙能兰溪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浙能集团资产经营部副主任、主任,浙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和浙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以及A股上市公司钱江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等职务,在电厂管理、大型能源集团总部管理、大型投资机构投资和上市公司董事任职等方面都着有丰富的经验。
在收购锦江环境的过程中,韦东良就是浙能集团收购项目的负责人,自己亲自参与了对锦江环境的尽调。正是因为锦江环境的环保能源属性和保值增值潜力符合浙能集团进入固废处置行业的战略布局,所以,浙能集团才决定入主锦江环境。
“锦江环境一半以上的项目都在省会大城市,单个项目的量都非常大,而且质量也非常好,又处于增长的状态,当时我们看重的也是锦江环境非常好的资源。”韦东良说。
但是,收购完成后,外界对于流化床技术的质疑,以及有关民企安全环保方面“欠账”的不同声音,却为韦东良带来了诸多疑惑。
2010年12月17日,在E20举办的2020第十四届固废战略论坛上,韦东良曾经回顾过当时的疑惑。
一方面,锦江环境前几年发展得太慢了,很多点都没有满足政府量的需求,需要有快速的增量来满足政府需求;
另一方面,锦江环境目前有80%的设备采用的是流化床技术,国内大部分流化床也基本上都在浙能锦江。韦东良发现,这些流化床差不多有1/3用得非常好,1/3一般,1/3运行质量特别差。
“排放不行,我们的办法就是减少处理能力。减少处理能力之后,产出就少了,蒸发量也少了。同时,减少垃圾之后,炉温控制不好,我们还得掺点少量的煤来维持炉温。煤是需要成本的,成本又增加了。最终就变成了环保勉强达标、收入降低、蒸发量降低,成本还增加了。”韦东良说。
当初在尽调的时候,韦东良他们曾经做过一个模型,如果把这些流化床“推倒重来”,估值将会更高。
“原来整个的运营水平、经济性、环保性都是比较低的,我们跟同行对比过,人家五六百万吨的垃圾发出来的电,上网电量比我们一千万吨的还多。”韦东良说。

“推到重来”虽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事实上却并没有这么简单。浙能锦江的很多资产都是这几年形成的,很多流化床机组项目也是近5年以来的增量,而近几年,为了环保达标,锦江环境进行了很多投入。如果简单地把它们“推倒重来”,很多存量资产就需要新的炉排炉来背。
“单个项目有6个亿的资产、两千吨,要把它换成三台750的炉排炉。我们算过,也能赚钱,但是6个亿的资产要10年分摊,也有经济上的考虑。”韦东良说。

02

“AI技术可以让操作员至少减少一半”

如果不能“推倒重来”,怎么办?
还有一条路,就是把现有的流化床运用好,价值进行更大的提升。
通过科学分析方案和不断深入实践,浙能锦江上下逐渐形成了共同的判断:流化床作为公司重要资产,无论从有效经营还是国有资产保值上来看,都应该通过技术管理双提升,助力流化床焕发新生命力。
基于对流化床锅炉的判断、对公司未来的判断,以及对行业趋势的判断,浙能锦江做出了以下的选择:
  • 对存量的流化床资产,要走管理提升之路,对于存量项目的增量,要以扩建产能为优选模式;

  • 业务模式上不能单单依靠垃圾发电,要创新地发展生态综合体业务,强化垃圾产业协同、循环优势;

  • 商业模式上,要抛弃纯粹以生产为中心的传统模式,打造以服务为核心的现代化模式。

浙能锦江要在现有基础上,依托现有资源和市场,做到流化床和炉排炉技术的整合提升,做到规模化、数字化、精益化的全面提升。
办法之一是管理提升,“一对一帮扶”。
“我们让1/3好的去帮扶剩下1/3差的,每个帮扶都非常成功。以某中部厂为例,一吨蒸发量提升了12吨,一台炉子一年就可以多产出900-1000万的效益,这就非常可观了。”韦东良说。
管理提升之后,正向的好处非常多:处理量提升了,原来一台炉子处理400吨,现在变成550吨;蒸发量提升了,原来25吨,现在变成35吨;煤量降下来了,成本降下来,排放也更好了。
办法之二是技术提升,应用AI智能化焚烧技术。
“流化床跟炉排炉相比,有一个形象的比喻,流化床叫‘爆炒’,炉排叫‘慢炖’。流化床的料进去之后4分钟就基本转换成能量,炉排进去则要好几个小时才转换成能量。所以,流化床炉子的控制非常难,核心是最均质地给料。”韦东良说。
要想做到最极致化地均质给料,不能给多,不能给粗,质量又稳定。靠人为来控制就很难,没有智能化的控制也很难。
因此,浙能锦江开发了AI智能化焚烧技术应用,借助图像识别、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在云计算的基础上实现了炉温、CO的稳定控制,达到了无人值守的水平。
“我们现在基本做到了无人值守,操作员一个礼拜就操作一天,厂长甚至担心操作员手艺生疏了。我们认为人的操作肯定不如机器的操作,不管是人的高强度也好,还是他的责任心也好。”韦东良表示。
以炉温为例,原来人工操作的时候,虽然炉温控制总体还比较平稳,但由于人的不稳定和垃圾给料的不均匀,始终会有某些时段不稳定。AI投运之后,则可以做到非常好的常态,一氧化碳排放绝对浓度降低了50%,波动性降低了36%。
更重要的是AI技术带来了环保方面的提升,经济性也有很大提升,同样一吨垃圾,在AI人工智能的操作下,不管是偏差、稳定还是蒸发量提升都很明显。
如何实现这一变化?核心就是要均衡地给料,而现有的视频技术则可以做到这一点。计算机装个摄像头在给料端,计算出一个标准面积,比这个面积小的就是少了,比这个面积大的则是多的。
未来,浙能锦江还打算在给料端装上3D摄像机,利用体积来进行测算,这样一来给料精准度会更高。
“最核心的就是云端要有算法,有大数据,有所有的历史数据、关键数据和实时数据。它是能够自我学习的,原来我们要大力培养操作员,需要操作员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水平,机器则可以在这个水平的基础上按照寻优的原理不断学习,不断提升。”韦东良说。
他表示,AI技术的投入是很大的,但它的产出也是非常巨大的。因为蒸发量会增加更多,场地利用会降低很多,操作员还可以至少减少一半,所以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的。

03

“未来3-5年希望能有一半的设备改成炉排炉”

看得出来,浙能集团入股之后,锦江环境在技术和管理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初,之所以引入浙能集团,很多程度上是因为锦江环境近年来发展有些迟缓,甚至是“掉队”了。
作为国内首家垃圾焚烧发电运营商,锦江环境早在1998年就建设了国内第一个流化床垃圾焚烧发电厂。2016年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时,锦江环境还坐拥国内垃圾焚烧发电第一的运营规模。
然而,短短3年之后,这家曾经拥有全国最大垃圾发电处理规模的企业就丢掉了行业老大的位置。
落后的原因,除了越来越激烈的行业竞争环境、民企在融资方面的天然劣势,还有就是锦江环境的技术工艺。曾几何时,锦江环境的流化床焚烧工艺也曾代表着先进的技术方向,但随着技术路线和标准的提高,后来者纷纷采用更为先进的炉排炉,锦江环境在技术上逐渐“落伍”了。
对此,锦江环境原有的管理团队或许也心知肚明。但出于经济性的考虑,或是情感方面的纠结,他们很难痛下决心,对此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公司原董事长王元珞卸任董事长一职时就曾动情地表示,“我于1995年加入锦江集团,2004年加入锦江环境,锦江环境就像是我的孩子,我见证并陪伴了它一步步成长。”
以王元珞为代表的第一代创始人,让锦江环境完成了从艰难起步、产学研合作,到行业引领者的蜕变和成长,一度拥有全国最大的垃圾发电处理规模。
如今,以韦东良为代表的第二代管理层,在情感上则可以免去许多纠结和困惑,有助于他们进行更加彻底的变革。
韦东良表示,目前,浙能锦江还有80%的设备是流化床。未来3-5年,希望能有一半的设备改成炉排炉。
“我们现在增量的生活垃圾处理,不管是扩建也好,异地迁建也好,改建也好,全上的是高参数的大炉排炉。未来浙能锦江大部分厂比较独特,都会有炉排加流化床,我们不会简单地把流化床消失掉,跟大家一样。”他说。
在他看来,未来一个厂最核心的首先就是规模化,“一千吨的肯定不如两千吨的,两千吨的肯定不如三千吨的。同样是三千吨的,单纯垃圾焚烧的肯定不如有协同循环的。”
“未来我们很多单个体量很大的项目,都将从单纯的生活垃圾焚烧变成一个城市废弃物处理的概念,包括餐厨、厨余、建筑垃圾、大件垃圾等,将按照城市生态综合体的概念,这一点我们跟大家的认识是一致的。”韦东良说。
不论如何改变,浙能锦江的目标始终都是“成为国际公认的全球著名固体废弃物管理公司”。原董事长王元珞也表示,非常期待与新股东的密切合作,浙能集团在相关领域的资源以及强大的财务实力将优化锦江环境融资及未来发展,推动实现成为国际公认的全球著名固体废弃物管理公司这一长期目标。

IE expo环博会环保展大会参展参观咨询

乾经理:13020162130(同微信)

QQ:2903235893

邮箱:2903235893@qq.com

传真:+86 21)2332 1068


IE  expo 大会参展参观咨询


乾经理:13020162130(同微信)

Q    Q:2903235893

邮   箱:2903235893@qq.com

传   真:+86 21)2332 1068